议会制不稳定、政府软弱

环球时报:吉尔吉斯斯坦或动荡,但不会革命   【吉】艾森-乌苏巴列夫   许多专家认为,从政治稳定的角度来说,吉尔吉斯斯坦乃是中亚最脆弱的国家,这是因为:该国曾经爆发两场“革命”,而且经过不断改革、重组,议会制不稳定、政府软弱。   吉尔吉斯斯坦发展议会制、保持多党制,可以向邻国宣示其民主制发展成就,但实践也表明:其议会制仍未成熟、其政治文化尚待形成,无法在议会框架内化解所有政治矛盾。但是,吉国政府采取有力措施致力于解决2015年国家面临的政治、法律和经济问题。例如,尽管反腐效果或许并不那么成功,但政府仍然试图解决问题,并定期发布工作报告。   从以往经验出发,吉国社会通常对春天到来很担忧:反对派日益活跃,可能爆发动荡。如果说,仅仅从反对派的活动来判断国内政治、经济形势,确实会产生一种印象,吉尔吉斯斯坦又将爆发“革命”。特别是:吉国即将加入关税同盟和欧亚经济联盟,届时吉国主要消费品和服务的价格都将大幅上涨。吉国政府提出,虽然物价上涨,但国民就业也会增加,外资进入会创造新的就业岗位,同时也为吉国打开市场,但是这些不会立即发生,还需要一个过程??尤其是,俄罗斯遭受西方制裁,面临经济危机。   鉴于此,加入关税同盟后带来的消极后果就成为反对派的重要依据,反对派主要代表前不久前往美国,与美国众议院议员及政府人士会晤,寻求支持。此外,新任美国驻吉大使一直是策划“颜色革命”的主要智囊。这些征兆表明协调行动挑动吉国动荡的可能性非常大。   反对派抱有巨大希望的另一个因素是:大量劳工从俄罗斯返回,为反对派发起骚乱提供了基本群众。反对派希望操纵反俄议题:指责吉国政府举措导致经济恶化,看起来似乎有机会,但是实际上得不到大规模支持;因为许多国民将前途与俄罗斯联系在一起。   因此,反对派只能寄希望于亲西方非政府组织、民族主义者、宗教极端主义者支持其抗议活动。但考虑到民族主义者在乌克兰事件中所发挥的作用,就有更多理由使吉国与俄罗斯靠近,寻求俄罗斯的支持,迫使吉国政府对非政府组织和极端组织加强约束。同时,反对派领导人受欢迎程度很低,虽然得到西方资助,其抗议活动将持续很久,但很难导致政权更迭。反对派不代表任何重大利益集团,也不能对现有权力分配造成分裂。可以判断:该国的政治动荡可能常态化存在;但并不会发生“革命”。▲(作者是吉尔吉斯斯坦“合理决策”分析中心主任,本文由中国社科院世界历史所副研究员侯艾君译) (编辑:SN090)

« »

Comments closed.